乐_行

人间烟火,无一是你,无一不是你。

那个……先和大家说声抱歉!最近连续出差广州上海到处跑,要自己准备的PPT和辅导员工的资料有点过量……说好的更文又黄了……不过我也没闲着脑子里几个梗了,忙完就写,谢谢大家了!🙏
我爱正副队!爱红海!爱大家!

我可真心虚,这么漂亮的狗我还丑拒我欠抽……🤤

@苏_清 

您们这些太太,太不像话了,不是日更,就是又日更又新开连载,您们您们,您们考虑一下观众每天进ICU的次数,以及观众因为进了ICU而错过的很多更新,又贵又捉急,一口气没捯上来就又进了ICU!

最近真的特别忙……总是没有大段的时间静下心来写文,等我周末,周末的把后篇写出来……谢谢最近Fo我的太太们,而且有几个我特别喜欢的太太关注我了我真的又惊又喜,忐忑忐忑~~我老不更真是……汪汪哭

楊鋭说,你每吻我一次,我就能撑一小时,一天有二十四小时,我需要二十四个吻才能一整天都不去想你。
徐綋说,好啊,那我每一次都要吻够六十秒,让你带走我每一分钟的思念。

@苏_清 

@苏_清  真是个愉快的周末啊,Mua~

杨锐突发猫病,蜷作一团,等待饲养。

喵呜~~大眼睛要吃糖要吃糖~~(৹ᵒ̴̶̷᷄́ฅᵒ̴̶̷᷅৹)大眼睛大眼睛……!

@苏_清 

#父亲节 (上)

*OOC致歉  私设队长北京人,想和欣欣的生活环境靠的近一点嘤…

*怪我总是有事,迟来的父亲节,给我的副队 @苏_清 

 从剧院出来的时候迎着初上的华灯,徐宏抓着杨锐的手在亮马桥好运街的人群里穿梭,室外一块块绿色液晶屏混合着高高低低的喝彩熙攘,最终也抵不过一句京骂来的过瘾,杨锐撇了眼路过的一桌,那光膀子的大老爷们瞬间收了声儿拿起扎啤灌了一大口,徐宏微微歪了头,全看在眼里。

“队长,反正时间还早,又难得的放假,我们要不去三里屯走走?你一直说我来北京的时候带我去,我可想了好久啦!”

他知道杨锐最近烦的很,新兵不好带,上级下达新的作战策略研讨又一直没有起色,杨锐每天5点就醒了,又怕打扰自己,只能在上铺翻来覆去挺到六点起床号响了再顶着个黑眼圈沉着脸下床,偶尔对上他的眼神,嘶…不敢炸刺儿。

看了看表又看了看人,杨锐表情缓和下来,给了人一个抿嘴的微笑。

“走。”

他们沿着北三环一路向西,路过友谊商店和凯宾斯基大饭店,又拐到使馆区,徐宏总是在路灯暗下来的时候找寻过杨锐的手紧紧握在手里,徐宏的手宽厚又温暖,杨锐不大的手掌便被轻易的包裹着暖暖的握在掌心里,时间长了杨锐觉得热想散开,又被拉回来换了个姿势十指相交,杨锐红了脸,庆幸着这一路还算长,路灯照下来只有斑驳的树影和使馆区墙外高耸的杨树,行人淅淅沥沥的从身边走过,徐宏依旧握着他的手,拉着他让他讲这夜幕下最漂亮的东三环的故事,他入伍之前的故事。杨锐搜索着大脑里不多的回忆,尽量讲的生动,即使乏味到流水账的时候徐宏也依旧用他闪亮亮的大眼睛看着自己,那里面有光,和别的东西。杨锐扭过脸看着前方的路,眼眸里渐渐染上了些许惬意。

“顺着这条街再往前走个十分钟就是三里屯的腹地了。”杨锐在街角松开了徐宏的手,给人一个眉眼弯弯的微笑,徐宏本想坚持,又在这笑容下任人由了性子,回以一个灿烂的笑脸。他们并排走在工体北路上,身边是一对对眉开眼笑叽叽喳喳的年轻情侣,亦或是一群群勾肩搭背叫喊着的年轻男人,嘴里还说着什么为荣誉而战干翻敌军之类在徐宏心里瞬间敏感起来的词儿,他本能的观察了一下四周的态势,凑近杨锐耳边。

“队长,情况稳定,一切都在掌握之中。”

杨锐挑眉看了他一眼,“徐宏,干嘛呢!?”又见人一脸的认真便也不再忍心调侃他什么,一把拉了人左躲右闪的窜出人群。

“到了,太古里,就是这儿。”杨锐拍拍人的背拉他到广场中间的指示牌,指指点点的告诉他这儿就是他一直要带他来的地方,那些没来过北京的小年轻都很好奇的所谓夜生活地标的地方,然后说其实也没什么,不过就是一个大型商业综合体,把吃喝玩乐的地儿都集中到了一起,用年轻人的话来说就是逼格高,有情调。他问徐宏想去哪,徐宏眨巴着大眼睛说队长,我想去你喜欢的地方。杨锐想了想自己都八百年没来过village了,小时候哪敢来这种地方还不得被老爹揍死,又不忍心让他失望就说,来我们走走吧,这附近我都挺喜欢的。于是徐宏跟着杨锐,绕着太古里周围的街巷走了三圈,路边霓虹闪烁的酒吧一家连着一家,落地窗前钢管舞娘释放着激情合着大银幕上世界杯的画面双重刺激着人们的神经,几家闹吧的音乐隔着几百米就往耳朵里钻,路过的时候徐宏也本能的看过去,烟雾笼罩霓虹艳丽,仿佛这个地方不带走你点什么就不叫三里屯。徐宏一把抓住杨锐的手,急匆匆的换了条路。

“队长,咱们都走了快一小时了,你渴不渴?!”

杨锐知道他渴了,嗯了一声拉着人进了最近的一家相对清静点儿的吧,一张张啤酒桶改成的圆桌旁一水儿的冷柜,摆满了国外的知名的和叫不上名字的啤酒,杨锐知道他从小青啤没少喝,对酒也有些讲究,就按自己的喜好拿了半打1844艾尔,启开了放在人面前。

“徐宏,尝尝这个,平时可喝不到。”

徐宏看着爱人在冷柜前高高低低寻磨着,不时的拿出来看看又放回去,最终选定的这一款,心里也是高兴,顺手连酒带人一起握住。

“队长,你选的肯定是这,不对,是全北京最好喝的酒。”

杨锐白他一眼,拉近凳子坐下,对瓶儿就是一大口,冰凉的尽透了杏子覆盆子和烟熏味道的艾尔穿肠过肚,杨锐不禁眯了眼支了胳膊在桌上,他和徐宏聊一会儿,眼睛就再转到投影屏上的球赛里,再聊一会就碰个瓶儿,互相再喝一大口。隔壁大桌好像在庆祝什么,生日?好像不是,杨锐看见一个年纪不算大的男人被七、八个哥们围着,他们一个个脸上散发着真心的笑,嘴都咧到耳朵根,举了酒杯恭喜他,杨锐没听清,好像是什么儿子,女儿,爸爸…杨锐这才反应过来,这男人怕不是做了父亲。他看过去,桌上主角那笑容他怕是一时半会也忘不了了。徐宏早就见他分了神,也不想打扰这难得的时光,他看着杨锐,看着他喝酒的样子,喉咙下咽的样子,眼神惬意的样子,望着别人的样子,他又喝了一口,把这空瓶把玩在手中。

“队长,今天是父亲节,早上我和我爸发了短信,他和我妈身体都挺好的,还问杨伯伯好。”

杨锐听见徐宏说话,只感觉身边熙熙攘攘的声音也淡了下去,他望向徐宏,把手里第三瓶啤酒喝了个底儿朝天。

 

“徐宏,你想过父亲节吗。”

 

徐宏一惊,眼前人脸颊微红眼神柔软,连说出来的话也仿佛带了几分挑逗,不对,这种感觉完全是自己的感觉,队长是不会…还没开口杨锐就抢过自己手里的空瓶放下抓了自己就出了酒吧,徐宏知道自己队长三瓶倒的传统,连忙抓住人拦了辆出租车就上,杨锐被塞到后座,徐宏挨着他坐好刚要开口就被这人抢了先。

 

“师傅,海军大院,快一点。”

 

TBC……


#旅行

西藏阳光太强,所以后来我们都 晒 黑 了。
(宏喵锐喵还是那两只 嗯徐宏更黑 不可违抗之围笑)

做你想做的,我就在这儿~

@苏_清 ❤️